您现在的位置: 河大新闻网  >>  原创美文  >> 正文 选择字号【

洛神有情

【新闻作者:刘洁  来自: 河南大学报  已访问: 责任编辑:万合利 】

一片水花旋进伤逝的苦水,宓妃清澈的眼光最后对一次满月的柔波,一声长叹,风流云散。想来上一世步履太快,这一世但愿落得圆满。不知何人何情,心生顾盼……黄初三年,我步涉洛川。

这一路,背伊阙,越轩辕,经通谷,登景山。远行必牵心累。蓦地情思恍惚,清江之上,我见你长发轻扬。若惊鸿在世,华耀菊松,移步则青云蔽月,转身即流风回雪。我穷尽一生凄凉的词汇,写不尽你入我心怀的柔美,目光流转于你四周八维,一腔痴情狠狠握碎于双手,铭记你的明眸与皓齿,红唇与长眉。

情悦其淑美,心振荡而不怡。脉脉此情怎堪诉,长情相递,以玉代劳,可否永以为好?

佳人有意,一指流水,愿君确守一生心,纤毫杂念莫相侵;禾光初度,情义难觅。且作约定,我定不相欺———两情相悦,就此成约,悬鉴日月,情富山海,百龄影徂,千载心在。

可终是人神有别,纵是情意相投,正在盛年,亦无法如愿以偿。风神收了气息,水神搅扰波涛,洛神,我心爱的女子被簇拥着远离,我愿挽回,却长臂无力。

洛神回首,终于开口,朱唇微启,貌已迷离:此生我与君相负,只嗔姻缘不相如。念君前情莫相废,我定思君如流水。此情无邪,春夏秋冬,直至日日夜夜!

伊人骤然远逝,所向背弃了所执。我虽只身留在旧地,心里却依然附你千里万里。最难消遣别离,眼泪噙着你的侧影,倏然而下,碎落满地。

难逃梦呓。铁马冰河,万千残相,拥你而来,千万次怔怔看你在胸前掠过,手脚被神思缚住,我拼尽心力,无法拥你入怀。你不肯停息,每一寸躯体都不舍得为我迟疑。夜的喧嚣,满载痴情人的哭诉,将破碎的执念甩在身后,蹂躏这缘分留下的污垢。

我恍惚着向黑暗更深处踱步而去,麻木了这颗濒临颓废的心。梦境不由我意地继续,我们背影相离,前情难继。你的眉眼和神情闪烁在我一拥而上的泪里,随着星辰,轻轻摇荡,被风吹落,潇潇洒洒,飘飘扬扬。在我面前碎了一地的你,又升起一个更大更真的幻影,继续侵扰我忧郁的宁静,撩拨我发烫又不知所措的念想。

我写进诗里的柔情,倩清风婉月给你一年一度的提醒。因为爱你,同一个错误,我义无反顾地重复,终于是那念过千百次的心上人,只落得错肩的下场。

后来我再未遇佳人,背灯和月,相覆花阴,已是十年踪迹,十年冷清。约君切勿负初心,天上人间均一是———当年所言,仍在耳目,如今所遇,遍地荒芜。

佛曰人生八苦:生老病死爱别离,求不得,放不下。便是因为你,这八苦,我将将是尝尽了。只剩下生,你不能相伴;死,亦无所相关。算是有红颜在侧,方状的心,被圆状的她情填满,挥起剑来,也不知如何将昔时情丝斩断———当年的我鲜衣怒马,翩翩玉树,整装待发。如今回车驾言迈,所遇非旧物,青丝悲白发。一颗心在想起你的一瞬被深刻的寂寞填满,偶尔也会负心地道一声,新人,不如故,不如故……旧伤频频覆新创,来世痴情莫牵一人,且记付八方。

情起太早,收心过迟,一心倾覆,残情累牍。

亦不知是否注定辜负前世千百次的回眸,此生寥寥,我孤独老去,余下的情分化作一杯烈酒,我且敬你此生无忧。(文学院2015级)

录入时间:2018-06-11[打印此文] [关闭窗口]

热点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