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 河大新闻网  >>  原创美文  >> 正文 选择字号【

又见槐花香

【新闻作者:郝聪慧  来自: 河南大学报  已访问: 责任编辑:万合利 】

前几天和妈妈打电话,没说几句就问我什么时候回家,好像我们每次通话都会避不开这个话题。其实大多数时候,在外久了是不会想家的,我们每天都在忙着各自的生活,甚至连想家这件事都忘记了。正当我习惯性地回答还不知道的时候,她在那边嘀咕了声:“家里的槐花开了,你要回来吃吗?”这一刻就好像味蕾一下子被刺激到了,槐花的清香穿过屏幕飘到我身边,想家的开关一下子被打开了。

想家是一种很奇妙的情绪,我们在开心的时候往往是不会想家的,因为身边有太多可以和你一起分享快乐的人。大概只有在无助的时候才会想到要去避风港去寻找安慰吧。其实还有一种情况会想家,那就是在嘴馋的时候。

嘴馋是分两种的。一种是嘴巴带来的,一种是脑子里产生的。嘴巴馋的时候我们会想吃各种能够激起你食欲的食物,而这种嘴馋几乎是每时每刻的。而脑子里的嘴馋则是带有某种特定感情的,是在特定的时间段里,带着情绪去吃的。比如在失落的时候,妈妈做的一碗鸡蛋面就足以驱走你所有的不快,比如想家的时候,在异地闻到熟悉的味道就足以满足你的味蕾。

这时候,我们执着的则是味道背后的感情。

每次回家妈妈总是一边嗔怪我说回家就为了一张嘴,一边忙着带上围裙为我张罗着好吃的。每当这时我总会在一旁看着她为我张罗饭菜,当厨房溢满香味的时候,是我们特别幸福的时刻。这时候往往会想到一句歌词,“是谁来自山川湖海,却囿于昼夜,厨房与爱”。有人说,我生来不是为了你的梦想而活。但是,他们自从生下你之后,就在为了你的梦想而活。

在家与在外面最大的区别,在于有没有人照顾和呵护你。明明在外面,我们可以是独当一面的成年人,可一旦回到家里就会被永远视为小孩子。在他们眼里,我们永远都是小孩子,永远都是那个需要照顾和呵护的人。这种照顾会让我们放下疲惫的身体,毫无防备地享受着来自家庭的关爱,那种安心和安全感是在除了家之外的任何地方都体味不到的。

校园里的槐花树不知道什么时候已经开了,走在林荫大道上不时能够闻到不知从何处飘来的槐花香。又见槐花开,闻着那清香的槐花,总会想到外婆在树下揽槐花的场景。拿着一根长长的竹竿,在竹竿的一头系上镰刀,然后再带上一个大箩筐,就这样穿梭在小巷里的槐树下,每次总是要把箩筐装满了才会回家。虽然现在市场上就有卖槐花的,可总是感觉不一样,至少里面没有家的味道。

也许是隔代亲,外婆总是格外宠我。知道我喜欢吃槐花,每次槐花开了总会揽下好多,择净淘洗好放在冰箱里等着我回家做给我吃。后来妈妈告诉我外婆年纪大了,每次去揽槐花总是很费力,有次还差点把自己弄伤了。从那以后我不敢再撒娇对外婆说想吃槐花了,我想等我回家,要帮外婆揽好槐花,然后我们搬出小凳子坐在老槐花树下,呼吸着带有淡淡槐花清香的空气,在老院子里边晒太阳边唠家常。我会告诉外婆,她做的槐花,是最美味的。

其实食物本身是没有情绪的,只有在想起特定的人和事时,它们才会被赋予意义。

槐花对于我来说,除了美味之外,更多的已经成为一种情感的寄托。

什么时候想起它,便什么时候想起家。(文学院2015级)

录入时间:2018-06-14[打印此文] [关闭窗口]

热点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