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 河大新闻网  >>  原创美文  >> 正文 选择字号【

帝企鹅的迁徙

【新闻作者:苏雪芳  来自: 河南大学报  已访问: 责任编辑:万合利 】

它们是南极的舞者,是海洋的孩子,任世界怎样,始终不停下自己的舞步。“啪”的几声,几位舞者先后从海的怀抱里跃了出来。他们默默地站在那里,伸长了脖子,极力的想要看尽他们这次旅行的地方。奥默克是帝企鹅的栖息地,在夏季,它可以用太阳的热情亲吻你;在冬季,它可以用不间断的暴风雪去袭击你。这里会是爱情的天堂,会是新生命出生的伊甸园,当然也会是数不尽的生命的墓地。

温暖的落日,橙红色的余晖洒在了这里的每一片雪花上。企鹅们与自己的舞伴跳着最为醉人的舞蹈,晚霞为它们披上最美的舞衣,白雪为它们筑垒舞台,风声是它们舞蹈的交响乐,在这一切美好的冰雪世界里,新生命在孕育着。这里的天气总是像孩子的脸一般,变得极为地快。不一会儿,雪在空中奔跑地越来越快,风声也逐渐变成了怒吼,一段艰难的舞蹈也就此开始了。

每到冬季,企鹅们就会迁徙,因为除了迁徙,它们别无选择。在迁徙的过程中,需要一部分企鹅与大部队分开去寻找食物,于是分别的时刻也就来临了。“等我,我期待着孩子的降临。”这一声声鸣叫饱含了不舍,可是为了还未出生的孩子,它们一定要回到海的怀抱中去寻找食物,也要去经历生命的挑战。女舞者走了,留下了帅气的男舞者们。它们用自己身体的温度去维持孩子们的生命。当狂风猛击它们不是很宽大的后背上时,它们也只是缩紧了身子,不断地向自己的组织群里靠拢,围成一个圈,一层又一层的重叠着,只是为了等待着蛋壳里生命的出现。飞雪无情的覆盖了它们的身体,寒冰冻住了身上的绒毛,可是它们依旧以骄傲的姿态,守护着脚下的蛋,这便是坚持下去的力量。这场狂风暴雪虽是凶猛,却也还是在生命的面前低下了头,黎明还是来了,舞蹈也还是要跳下去的。在一个明媚的日子里,蛋壳里钻出了新的生命,父亲们见此,骄傲地摆着头。孩子们总是调皮的,对外界的一切都很好奇,当他们偷偷地从父亲的脚下探出头时,父亲总是机智地用自己长长的喙把孩子塞回羽毛里。幼雏在这里成长是一种磨练,它们渴望在冰雪上,却不知冰雪的无情;渴望去父母说的那片无尽的海洋,却不知海洋里沉没了多少如它一样美丽的生命。在实现渴望的过程中,路途一定是坎坷的。

在羽翼未丰满之前,是一定要去接受暴风雪的洗礼的,只有如此才可以把自己练就为勇士。它们的生命有很多的变数,也有很多的挑战。如果挑战胜利,便会在世界的尽头载歌载舞,如果挑战失败,那么漫天的飞雪便是生命的墓志铭。成长的历练是痛苦的,但正因为要先接受痛苦,才会知道海的怀抱的温暖。

在海的远处,是望不尽的蓝色天空。企鹅们在冰上祈祷,希望有机会可以再去海洋里遨游。看,在这海面上几条黑色的弧线,那是舞者们在海上的舞蹈。它们的舞蹈会一直跳下去,直到看不见明日的太阳。想去世界的最南部,陪企鹅们一起在温暖的海水里享受着难得的极光,在这里,企鹅们是人类难以逾越的最优秀的舞者。(文学院 2016级)


录入时间:2018-06-04[打印此文] [关闭窗口]

热点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