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 河大新闻网  >>  原创美文  >> 正文 选择字号【

陌生人给我一支南京

【新闻作者:刘 洁  来自: 河南大学报  已访问: 责任编辑:万合利 】

摇滚给人以精神的宣泄,放克音乐(funk)麻醉神经,面无表情的人在“后摇”里沉沦不醒,沧桑的人在民谣里唱着南京。

除夕夜阖家团聚的欢乐时刻,人们放下面具和负担,享受一夜孩子般无忧的时光。春晚里忽然传出熟悉的声音,很多人对着电视或者手机屏幕恍惚了一下,一瞬间,时光倒流了十年。

不明所以的亲人们说这音乐缘何如此悲凉。真正懂的人像不曾听过一般一笑而过,李志歌曲里的情怀早已不是“悲凉“二字可及。

音乐软件里《你离开了南京,从此没有人和我说话》评论成千上万地增长,原来大家都有故事。有的人在南京,有的人所爱在南京,有的人都离开了,只留下南京这个遥远又温暖的地方,背负万千深情。

年轻时喜欢脚不着地的奔波,流连过许多地方,留下过许多回忆,最后择一地安身,择一人安神。流光岁月里,总少不了日升月落里的眼神顾盼,渴望着不期而遇的惊喜,愿意为每一个现实或不现实的念想努力。身在其中,麻木了自己,忽略了心酸与劳累,只是执着地在这个城市的几条街道或者某个角落,留下日复一日的足迹,朝阳里埋葬悲喜,暗夜里踏碎星辰,生命赋予我们各种各样的始料未及,最后每一座城市都承载着我们不同的情感。汴梁也是金陵,南京也是北京。有人说,如果这个社会的人们都喜欢上了民谣,那么这个社会是病了。也不尽然。民谣里有的是情怀和往事,民谣愈盛,只缘回首向来萧瑟处,到底还有种情感抚慰凄然之心。生活不断向前,我们有无尽苟且。诗和远方虚无又飘渺,现实的压力才真切可见。

所有故事都发生在二十几岁的时光,中年的人们气力正盛,来不及回首情感的乡关。从金陵到汴梁的路上,风光古色古香,不知南京里的悲欢最后是否都如愿以偿。

就算未偿,其实无妨。过去本就是遗憾,遗憾亦是圆满。再来一次,一样的情境,一样的心境,多的只是故地重来的失意与不甚称心的厌倦。我们也许选择了不一样的路,却从另一个方向绕回今天的模样。也就不如把往事都葬在回忆,葬在一首歌里,至少无论何时再想起,我们嘴上说不出,笑不出,而心中仍旧感激。

那夜春晚在“南京”后继续,欢乐在继续,新的一年在继续,我们的回忆在几年前的时光里按着既定的安排走走停停,无论多悲多喜,不再由我们任意。后来,装衣服的旧箱子还存有紫罗兰清淡的芳香,我们的眼前是多年以后的佳人,是当年不曾料想的成绩,是那时许下的美好愿景。未来正与我们迎面而行。

每一座城市有他的故事,每一首歌里有一段经历,一百个人听出一百个李志,热河路的夜晚下起了雨,陌生的人请给我一支南京……(文学院2015级)

录入时间:2018-05-08[打印此文] [关闭窗口]

热点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