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 河大新闻网  >>  原创美文  >> 正文 选择字号【

别样的陪伴

【新闻作者:南 南  来自: 河南大学报  已访问: 责任编辑:万合利 】

  出生于新时代的我并不是毛主席的超级粉。我对于他的崇拜,缘于我的家人。细细回想,上次读到他的诗词还是在中学时代,课本里的那篇《沁园春·雪》是我们的必背题目。战争、长征这些词似乎离我们很远,只记得爷爷以前是军人,有一只破破的军用水壶,但他从未跟我讲过当兵的事情。

  小时候,每年12月26日,爷爷、奶奶过生日,有大大的蛋糕吃,我自然是十分开心的。一次,我仰着满是奶油的脸,用略带羡慕的眼神看着奶奶,问她怎么这么巧就与爷爷同一天生日。奶奶说,年纪大了,他们早记不得自己生日是几号,就跟爷爷说好一同过生日得了。不知道从哪年起,我突然意识到12月26日是毛主席的生日,自此,好像对他们那代人对于领袖的情感多了一份了解。就像中学时追星的我们,有一天突然发现自己和某位自己喜欢的爱豆同一天生日或是日期很接近,感觉自己与明星的距离又近了一步,心中肯定是无比的幸福吧。

  许是受爷爷、奶奶的影响,父亲也十分钦佩毛主席,更何况他是在岳麓山脚下的湖南大学读的本科。小时候,父亲教导我要用心读书,不受外界的影响,他常说毛主席就坐在集市边读书,丝毫不受干扰,还可借此锻炼意志力云云。那时的我对于周遭世界的认识很小,好像历史上所有的故事都发生在开封。彼时的城墙根儿,时常被小摊小贩所占据。每逢节假日,城墙根儿因集市被围得水泄不通、难以通行,以至于过了很久我都还以为毛主席曾坐在城墙根儿读书,对城墙根儿有种莫名的向往。

  记得2002年,父亲带我去长沙参加他毕业20周年聚会。父亲带我爬岳麓山、驻足爱晚亭、远眺橘子洲头、在毛主席题字前拍照,这些依然历历在目、恍如昨日。还记得,父亲跟我讲毛主席年轻时常登岳麓山,甚至冒雨登山,以此锻炼身体和意志,他也曾经效仿过。还记得,父亲同我在爱晚亭中休息,跟我讲述青年毛泽东常与有识之士同游岳麓书院,相聚爱晚亭,读书学习、畅谈时事,以图匡时济世,连“爱晚亭”几个字还是他老人家写的。游览橘子洲头的时候,父亲说这里就是毛主席经常游泳的地方,常年坚持洗冷水澡的毛主席到了冬天还能够进行冬泳,登山、露宿、长途远足更是不在话下,钦佩之情溢于言表。

  有一年中秋节,我随父亲、母亲到黄河边与亲朋小聚,叔叔、伯伯们望着平静的、宽阔的黄河水面,感慨光阴易逝、岁月如梭,于是提议趁霞光留下相片,记录下相聚的日子。父亲是个严肃又不失幽默的人,轮到他拍照时,他竟模仿起毛主席视察黄河,搬起一把椅子坐在黄河大堤上。于是,那灿烂的笑容永远定格在我的相机里。

  最近读毛主席诗词是源于一次会议,会上提到了毛主席的《党委会的工作方法》。会后。我尝试在微信读书中搜索“党委会的工作方法”未果,却机缘巧合地搜到了一本毛泽东诗词集。用了一天时间拜读,每每看到精彩之处总拿笔誊抄下来,品读后脑中不断浮现一些曲子,于是顺藤摸瓜,产生了想要给毛泽东诗词搭配些音乐的想法。

  熄灯之后,独坐书桌前,读毛泽东的诗词,带上耳机,试着找出来觉得合适的曲子。对比发现,这些曲子竟大多都是Two8Steps8From8Hell公司的。确实,TSFH的曲子气势恢弘,其节奏给人史诗般激昂向上的感觉。而毛泽东的诗词起笔阔大,革命乐观主义精神融入其中,两者之间或多或少有些相似之处。因此,我反复筛选,来来回回多次,终于为毛主席诗词都配上了乐,也算是完成了自己一个小小的心愿。

  毛泽东是叱咤风云的英雄,他戎马倥偬,征战大江南北;毛泽东是独领风骚的伟人,他志存高远,以天下为己任;毛泽东也是普普通通的凡人,他有血有肉,喜了会笑、悲了会哭。他的诗词,偏于豪放,不废婉约。

  现在,戴上耳机听我自己配乐的毛主席诗词成了我的一个习惯。夜深人静,有配乐的毛主席诗词相伴,总会涌出别样的温情。就这样,毛主席和他的诗词,成了我别样的陪伴。(2016届校友)


录入时间:2018-03-11[打印此文] [关闭窗口]

热点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