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 河大新闻网  >>  原创美文  >> 正文 选择字号【

卿在临安,君在汴梁

【新闻作者:杨 磊 来自:河南大学报  来自:  已访问: 责任编辑:  万合利 】

  谁说相逢无关纸笔情,谁说故事无关一座城。

  一座城,南来北往芸芸过客,却独遇了你,只一眼便似故人重逢,只一句便道遇了你。把酒言欢,赏尽春雨夏花,甚是快活自在。

  可是,遗忘,从来都与回忆无关。有谁强迫自己忘记,却可以忘记得了。我明明知道我们离得是那样远,两座城又是那样的相似,难舍难分。不知道用什么样的语言去诉说。不知道什么时候,我成了汴梁,你成了临安。两座城,就这样牵起两个人的思念。

  我在风中轻吟:君在临安,卿在汴梁。

  他走了,唯独留下留恋临安的她。无需等到风住尘香花殆尽,才可看到最后的风清月朗,花好月圆。无论你在哪里,待走完沧桑人世,终耐不住向往。一点点青石古道,一丝丝霞光烟雨,就像一笔浓墨,在风雨中幻化,柔韧出那独自舞起水袖的临安。

  自他去后,临安一城在水墨里挥洒雨恨云愁,雾里花下西湖里独自看那爱恨情仇的轮回故事,淡情浓事朝朝暮暮难再相见。自你去后,她连过去的名都换了,杭州,唤她,她的那份绝世独立的美丽究竟在等待着谁的归来?

  遗忘,是最美的凄凉。这千年前盛极一时的皇都,汴梁的公子啊,如今可安好?

  原本你们是历史长河巍巍大宋最耀眼的光芒,可是如今天各一方。或许,正是因为一座城的衰落,才点燃了另一座城的辉煌,你们或许永远不会同时闪耀。

  昔日辉煌风流的物事无处触摸。但是,一座座新筑的亭台楼阁宫阙,于烟尘朦胧中让人觉得逝去的繁华并未远去,恍如旧梦。依旧沉睡在尘埃之中,萦绕在记忆深处。你们是那样相像,一样的痕迹,一样的希望。你山深沉博爱的情怀将她怀抱,她雨缠绵如涌的温柔为你洗尘。你为何要在秋天与她相遇,偏偏要在烟雨迷蒙中徒增伤感?

  一切,只因为那场雨,还有,那靖康燃烧了一年的战火,注定了,一切都只会是擦肩而过。历史从此改写,曾经的临安与汴梁,如今的杭州与开封。在那注定相遇的未来,早已无法辨认彼此的身影,在这个时代形同陌路,一个是依旧光彩照人的都市,一个是如今失落已久的皇城。

  前尘旧梦,往事如烟。开封,你这曾经的帝王之乡,令人神往却也令人伤感。被多次淹没,淹没又多次重建,每一片从墙头剥落的碎片,每一粒飞起的尘埃,每一朵凋谢又悄然绽放的花朵,漂浮的云朵,落日的余晖,璀璨的朝霞,迷蒙的烟雨,无不让人遐想神思,让人倍觉世事沧桑。

  在滚滚红尘中,任何昙花一现的辉煌,总有一刻被世人永远铭记,曾经你的张扬,伴随着黄河天上之水的波涛,化为烟云在海滨故去。只希望一切都如梦里初遇,短暂而美好。抚摸着东门的城墙,你这倔强的男儿啊,多少次被母亲河怒发的泥沙一次次的压倒,往昔的荣光被一次次的深埋地下,你默默承受着历史泰山般的重量,就像那铁塔般高昂着头,多少次地震水患和炮火都不会让你屈服。你的经历惊心动魄,你的容颜铁骨铮铮,历千年风霜万古长空,好一个以铁为名!我在湖边翘首仰望,听见层层风铃的叮当作响,我听得见这风声,雨声,铃声,听得见不可磨灭的傲骨,千年等待的落寞与沧凉。

  为何孤寂?这帝国最辉煌的都城,最俊美的公子啊!才华横溢却羸弱的你被蛮族踩在脚下。蛮子!这怨,一直与孤寂陪伴千年,落寞的你还在守望,拥有过一切,也曾失去过一切,如今的你比谁都懂得,沉默,足以回答这一切质疑。在北方,一座城,落寞了千年。

  马蹄哒哒,谁人打马寻天涯,途经一座城,留一段琴音铮铮,弦尚存知音正候。道声最好的相逢许是,于阡陌相交处,酒与桑麻,轻易说出半生不曾开口的话,待碧满夕霞,错身而过,道声珍重,背道而驰,无忧亦不须时时牵挂。

  陌上花开,可缓缓归矣。归来的,是故人,可好?把那段残缺的故事补充完整,把那篇未完结的故事提笔再续,把那不应错过的相逢,再次同渡,可好?可好?

  墨香氤氲谁的美眷,玉笔一枝,写尽风流,如玉温良。

  衣袂翻飞谁的今秋,柳琴一曲,尽得无双,灼花胜夭。

  那几盏旧时的灯,影影绰绰,婉约了谁的笔调。口中的戏子是你在故事中的化身,不曾想你的故事也能如此动人。

  我要用柳絮轻扫你鬓角的风霜,愿你眼里星辰一如既往,我要告诉你雪花舍不得的秘密,你的窗口再无风雪。

  故事那么平凡,怎能让我的笔惊艳。一段故事,竟成了我的固执。

  十月,我在古城把你思念,将宋的辉煌与你祭奠。

  卿在临安,君在汴梁。

  (历史文化学院2014级历史学专业)


    录入时间:2017-06-02[打印此文] [关闭窗口]

    热点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