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 河大新闻网  >>  原创美文  >> 正文 选择字号【

记许兆真老师

【新闻作者:张祖源  来自:  已访问: 责任编辑:刘旭阳 】

开学上的第一课,便是写作。那天我早早地来到了教室,满怀期待地等着见到我大学生涯中的第一位老师,想知道他(她)是如何模样。我低头看那本《鲁迅全集》,但心思却早不知道飞到哪去了。忽然,聒噪的教室安静下来,我一抬头,看见一位身着衬衣西裤,目光有神之人,他看起来一丝不苟,但眉眼之间并无半分厉色,从容淡定,尽显学者风范。他踱上讲台,站定,将书本、水杯放在讲桌上,抬起头,面带微笑,开口说道:“同学们,我是你们的写作课老师,我叫许兆真。”我心中一喜———莫名觉得,这便是我心中的饱读诗书之人的形象,我心中的文学教师的形象,我心中的中国文人的形象。

许老师跟我见过的其他老师不同,在上课之前,他并不坐在椅子上休息,或者翻看讲义,想想接下来课程如何进行,而是喜欢站在那扇靠着教室门的窗户旁,凝视窗外,不知道在思考些什么。或许只是贪图窗外一隅的清净闲适,或是为了极目远眺,使自己头脑更加清楚,又或是在想些教学学术方面的困惑,想想孩子是否安好,想想山河美景是否安康。

我始终不得而知。

许老师还有个特点,那便是从来不用PPT讲课,且连讲义也似乎从未在他的讲桌上出现过。他似乎对书写,对文字有一种坚守,有一种热爱。一个词,一句话,写在黑板上我可以理解,但有时,许老师会将一整首长诗,一整段文字都展现在黑板上,他似乎更享受这个过程。他在将“课件”写在黑板上之后,还经常用一些生动形象的例子来作证他的观点,鞭辟入里,深入透彻,绘声绘色,且伴随着丰富的肢体语言来进一步增强表达效果,幽默风趣,着实吸引人。令我印象最深的,便是他在讲“材料”一章时,引了晚清文学家吴趼人所著的《二十年目睹之怪现状》中一位爱摆架子的落魄旗人的故事用来说明文章的选材要以小见大,平中见奇。说“有这么一位落魄的旗人,去一个茶馆买了一个烧饼,在那里撕着吃,细细咀嚼”,说着便做两手撕物状,“吃了一个多时辰,方才吃完。忽然又伸出一个指头儿,蘸些唾沫,在桌上写字,蘸一口,写一笔”,只见他托起书,用指头在书上划拉着什么,“虽然吃的十分小心,但总会有芝麻掉在桌子上,这时候如果直接舔就太掉价了,就会惹人笑话,所以蘸上些唾沫,装作写字的样子,这样才好吃桌子上的芝麻粒”,这时已经有同学忍不住笑了起来。“可是这时,他却忽地拍了一下桌子,大家知道为什么吗?”,下面鸦雀无声。他突然轻拍了一下桌子说道:“这样才能吃到在桌子缝里面的芝麻粒呀!”顿时同学们哄堂大笑。我相信,这个知识点,怕是因为许老师的那一下拍桌,而能始终留在同学们的脑海里。

许老师腹中饱含诗书,有许多经典都在其中。或诗词歌赋,或小说散文,或经史子集,或名家评论,张口就来,背出它们如探囊取物,反掌观纹一般,从此便可一窥许老师数十年的积累之广泛与治学之勤奋。

许老师始终给我一种如沐春风之感,我何时的疑问,他都会耐心为我解答,就像一棵老树,欣喜地看着自己旁边的小草奋力成长并且给予它庇佑和呵护一般。他带给我的,不只课本上的知识,还有触碰生活的欢乐与碰撞文学的激情。多么有幸是这样一位老师,为我叩开这象牙塔的门,让我难忘!(2018级文学院学生)

录入时间:2019-11-22[打印此文] [关闭窗口]

热点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