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 河大新闻网  >>  原创美文  >> 正文 选择字号【

詹姆斯伍德让我感到绝望

【新闻作者:刘军  来自: 河南大学报  已访问: 责任编辑:万合利 】

以“詹姆斯伍德让我感到绝望”作为标题,不要以为我是在以抱怨的腔调宣泄某种情绪,这句话的本意为,詹姆斯伍德作为文学批评家,令我望而却步。或者可以用上另一种阐释,即当我在文学批评领域起步并往前走的时候,觉得前面一片旷野之地,但詹姆斯伍德的出现,打断了我的遐想,正是他向我暗示了边界所在,耗尽一生,我也许只能抵达岸边,而詹姆斯伍德呢,早早地在河流的对岸笑傲江湖,大快朵颐。

读其书,想见其为人,虽不能至,心向往之。太史公的感叹之辞,既能够准确地表达看法,也能够勾勒心事。

《小说机杼》是我读到的詹姆斯伍德的第一本书,也是我在2016年春节期间带回老家阅读的两本书中的一本。在我读到一半的时候,恰好与老家的一个小说作者抵足而谈,谈着谈着心思就软化开来,我从背包里取出这本书,递到其面前,说道:“一本好书,送给您了!”朋友表面是欣喜的,事后我稍微觉得有些唐突,有些越界。毕竟,当下的小说还处于迷恋故事的阶段,读了《小说机杼》反而容易迷糊,终究是好还是不好,我心里也没有谱。从故乡返回之后,我很快去书店又一次添置了这本书,并收紧心思,专心读完。

在《小说机杼》之前,我刚刚读了伊格尔顿的《文学阅读指南》,两本书皆是河南大学出版社出版。伊格尔顿也让人叹服,一手搞理论伸张,一手搞文本细读,两手都干得漂亮。比较而言,詹姆斯伍德的细节更加毛绒绒。2017年,相继添置了他的《私货》《不负责任的自我》《最接近生活的事物》,因为《最接近生活的事物》页码少,就先读了这一本。

如果离开了维科,胡塞尔,海德格尔,维特根斯坦,什克洛夫斯基,巴赫金,韦勒克等西方近代以来的哲学家、文论家,我不知道当代中国的批评家们能否写成文章,这是一个大大的问号。詹姆斯伍德曾经谈到了自主性叙述的问题,实际上,文学批评作为一种独立文体,詹姆斯伍德是少有的能够完成自主性叙述的批评家,在他的著作里,没有符号学,也没有原型批评,更没有后殖民主义,有的是扎实的文本细读的功夫,文本与自我经验互证的频率,还有少量的理论陈述。詹姆斯伍德怎么读了那么多的小说,而且读懂了那么多的小说?简直令人难以确信,但是他确实做到了。

詹姆斯伍德真懂小说,而伊格尔顿真的懂诗歌,前者是小说医生,后者是诗歌医生。如果说欣赏是对困难的克服的话,那么,诊断病灶则是一项更为复杂的技术活计。(文学院)

录入时间:2018-05-26[打印此文] [关闭窗口]

热点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