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 河大新闻网  >>  原创美文  >> 正文 选择字号【

时光依旧好,纵霎晴霎雨霎儿风

【新闻作者:刘 洁  来自: 河南大学报  已访问: 责任编辑:万合利 】

深夜时分,枝叶摇动。暗星点点。昏色灯光下,独自写着这年春夏秋的规划。一段标记着大一时光的声音响起,瞬间,这中间的两年像是被岁月按下了撤销返回———那时候,世界是青色的朦胧,和着缤纷的幻相,过去的时光,明明曾经拥有,却也永远像从未入怀那般让人眷恋非常。

那年的春天,我们因为还是孩子,而对一切都大度地安心。过去的汗泪早已遥远,而未来亦模糊并美好到不必费神期望。好像时光会就此停留在彼时彼刻的悠然,不论眼前是否有寂寥的夜,和轻雨潇潇。

年少的时候听过来人讲大学总是最美好。他们说这话的时刻,仿佛四年不曾有任何灰暗和情老,只是单纯如初生婴儿,不介意骤然的清寒与喧嚣。后来,我也经历了这一切,我终于也在尝过一度酸涩和冷清后,依然觉得这四年时光确是不愿再多加一个形容词的幸福,确是一个真实拥有过,却又像从未拥有那样远去的梦。

后来,在现实里成长,在不尽如意里挣扎,昨夕尚在眼前,万物却无旧颜。旧时迟迟不能到来的结点,没有意识又飘然远去,旧时迟迟没能盼来的人,不及你望见又走出了视线。旧时相聚的人转眼认不出模样。旧时故人,那时天涯似咫尺,如今咫尺犹天边。

时光的非理性特性也许是善于定格。一段好时光在人们意识到的瞬间就远离了,从此能够想到的,只有标记了那段时光的乐曲。在年轻的那段大一时光里,我还是留着长发,单纯沉静的我。我对面的还是那些初见却如故人的你,我们还在各自忙碌,各自开始,各自变得更好。那段夕阳依然映照在你身上,你依然映照在我眼里。

那时时光依旧好,纵如今霎晴霎雨霎儿风。(文学院2015级)

录入时间:2018-04-24[打印此文] [关闭窗口]

热点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