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 河大新闻网  >>  原创美文  >> 正文 选择字号【

成都

【新闻作者:文文 来自:河南大学报  来自:  已访问: 责任编辑:  万合利 】

这些年我很少看电视,一是节目好看的不多,二是没有多少闲暇的心情。那日,女儿非让我陪她一起看“歌手”。我敷衍地坐在沙发上嗑着瓜子,听着电视里众多歌手歇斯底里的宣泄,然而让我没想到的是,当民谣歌手赵雷略带忧郁、感伤地唱道“分别总是在九月 回忆是思念的愁/深秋嫩绿的垂柳 亲吻着我额头/在那座阴雨的小城里 我从未忘记你/成都 带不走的 只有你”,那深情款款的歌声直抵心田,禁不住潸然泪下。成都承载了我儿时太多的美好记忆。

我出生在成都,因父母两地分居,自幼跟外婆长大。外婆家在蓉城最繁华的春熙路斜对面,而外公的店铺仅与春熙路一路之隔,春熙路便成了我儿时最常去的地方。记得有一年母亲回蓉探亲,带我去春熙路买衣服,由于人多被挤丢了。母亲心很大,觉得外公的店铺就在附近,家也不远,想着我会自己找回去,竟也未去广播找人。正在我东张西望找大人时,碰见了邻居张嬢嬢,她便径直把我领回了家。母亲买完衣服回到家,见到我竟然没有一丝惊讶,只是淡淡地说以后别瞎跑了。

六岁那年,外婆把我送到了商业场小学,一听名字你就能猜到学校的位置该有多热闹,而更要命的是它正对着春熙路,这极大地方便了我们下学后去春熙路玩耍。不过,改造后的春熙路早已不是我儿时玩耍的模样,鳞次栉比的高楼与北京上海并无二致,就连我最喜欢吃的红油抄手也没了儿时的味道。

即便如此,人们仍说成都是一个去了就不想走的城市,在我看来这多源于生活节奏的闲适与恬静。记得小时候,家里虽不富裕,但并不影响人们享受生活的情趣。每到周末外婆总是带上自制的点心,还有必不可少的茶叶和纸牌,领着一家老小去草堂、武侯祠、望江楼等公园游玩。大人们坐在树下喝茶、打牌,孩子们则在竹林里、草地上疯玩。即便是现在,成都人也很少在周末加班,多与家人和朋友到郊外及周边的古镇休闲去了。在小嬢建的 “我的家人”微信群里,一到周末两个嬢嬢和舅舅就在群里商量着去哪里玩,搞得我心里痒痒的,只可惜相隔千里无法结伴。

去年我带女儿回了两趟成都,她也深深地喜欢上了休闲、安逸且美食多多的成都,前几天还跟我商量能否毕业后去成都工作。于我而言,成都承载了我许多儿时的美好记忆,但它已不是我曾经熟悉的城市,我不知道我还能否接受变化了的成都。


    录入时间:2017-03-31[打印此文] [关闭窗口]

    热点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