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 河大新闻网  >>  河大建筑  >> 正文 选择字号【

鸟瞰河大园

【新闻作者:时勇  来自:  已访问: 责任编辑:刘旭阳 】

从身背相机跨入河大校门起,我就盼望着能用一幅完整的图片展示出不同时期河大人的历史杰作,让世人一睹古老河大园的整体面貌。

我首先瞄上了后勤仓库院内的大烟囱。在此负责的姚师傅怎么都不放心,最后他解下晾衣服的绳子亲手系在我腰上,反复叮咛后才将我放行。由于拍摄点远离并垂直于校园中轴线,这幅单手(另只手要抓梯子)拍摄的校景五张接片因主要建筑表现不到位而不够成功。

河大鸟瞰园

我又选择了处在中轴线上的大礼堂作为拍摄点。在它的二楼西北角高墙上,有一个预留的登高通道口,由此可通过昏暗狭窄的小路来到礼堂后面屋顶的出口。我在礼堂屋脊的正上方又拍摄了一幅三连张的接片。这次拍摄最大的遗憾是画面中没有标志性建筑大礼堂。

吸取以上教训之后,学术交流中心(见图左下部)兴建那年(1990年)的大年初一,我又进行了第三次尝试。在正对校南门的提升架最高端,我一只手抓着铁架,一只手从怀中掏出相机,顶着刺骨的寒风,拍下了第一张有点模样的河大正面鸟瞰图。遗憾之处还是高度的不足,其次是“欢度春节”横幅被风吹了起来,整体效果受些影响。

1992年的一天,张放涛副书记通知要我做好准备,让我乘飞机航拍校园。我十分兴奋,但很快就变成了压力:自己从未上过飞机,身体是否适应;在有限的时间内,能否抓住“镜头”,我着实没底儿。

第二天,在开封机场,我硬着头皮钻进了那架军用直升机。机上负责的同志让我们从门口拍摄。我校白小兵老师肩扛摄像机一屁股就焊在了门口舱板上,下半扇门就这样让他给包了圆。市里有位记者肩扛摄像机直立其后,给我留下的就是他左肩之外那点缝隙了。他们两个从起飞就能开录,而我只能瞪大眼睛,半按快门,紧张地捕捉拍摄点。

由于飞行员对开封地形不熟,我们转了两圈才瞄准了铁塔,我机动地观察着逐渐映入眼帘的大礼堂、东十斋、科技馆、六号楼、校大门。机不可失,时不再来,当到达该幅图画面位置时,我尽可能拿稳早已调整好(当时是手动相机)各种数据的相机,果断地按下了快门。由此诞生了这幅地道的河南大学鸟瞰图。凝固了这位八十岁寿星的旧貌与新颜。当我立即上卷,再想去拍摄第二张时,飞机已经越过东城墙到了郊外,又逆时针方向环绕河大一周后返航。

穿行于300米(听飞行员讲)云层之中,眺望着古老而又充满生机的河大校园,那诞生于不同年代,展现出不同风格的历代建筑名作,在东西干道的环衬之下,像是镶嵌在一起的颗颗宝石,光彩奇异。依着飞机提升的高度,仗着“一览众山”的开阔视野,我将这些建筑给排了个座次:第一位"建于清代雍正年间的河南贡院号房和晚清遗留的那座“公主楼”;第二位,始建于民国四年的六号楼;第三位,是建成于1921年的东西一、二斋;第四位,是建成于1925年的七号楼与东五、六斋;第五位,是建成于1934年的大礼堂;第六位,是建成于1935年的东三、四斋;第七位,是建成于1936年的校南大门;第八位,是建于日寇占领时期的小礼堂和供水塔;第九位,是与共和国同龄的东西工字搂(现后勤总公司用楼与文学馆北边楼房);第十位,是20世纪50年代迅速崛起的行政楼,政教楼,中文楼,化学楼,东七、八、九、十斋以及十号楼等建筑群体。

岁月如梭。2002年河大(90年校庆时,我再次有机会蹬机鸟瞰这块迷人的宝地。十年之间,万象更新,河大更美了,河大更大了。此时我才明白,这幅所谓的河南大学鸟瞰图,早就成了绝版。时至今日,虽然河大已不是单幅图片所能容,可我用镜头记录河大变化的梦想依旧炽热。

录入时间:2021-06-01[打印此文] [关闭窗口]

热点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