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 河大新闻网  >>  原创美文  >> 正文 选择字号【

想起了戈福江先生———写在母校105诞辰之际

【新闻作者:鲁枢元  来自:  已访问: 责任编辑:万合利 】

近年来,在世界华人圈难得流行一部“纯文学”的畅销书:《巨流河》。该书一版再版,甚至还出版了日文版,书中的人和事深深感动了成千上万读者。书的作者是年过九旬的台湾著名女学者、被白先勇誉为“台湾文学守护天使”的齐邦媛先生。

书中有一节文字的标题为“哺育者戈福江先生”。

戈福江(1913-1983),台大教授、博导、创办中国文化大学畜牧系,任系主任,畜牧学会理事长。他1946年来到台湾农林处任职,为联合国山坡地畜牧发展计划的台方代表,先后组建畜产试验所、养猪科学研究所、育种来杭鸡、研究酵母粉,是台湾畜牧产业的创始人、开拓者,奠定了台湾畜产和饲料企业的基础,为当年台湾度过严重的经济困难时期做出卓越贡献。

这位戈福江先生,确是我们河南大学早年的农学院畜牧系第8届毕业生。

齐邦媛先生在她的书中写道:戈福江具有北方人的爽朗、仗义,他还是“台湾河南大学校友会”的发起人、第一届会长。齐先生视戈福江为大兄长,“我一生以分享他的理想且见证其理想的实现为荣!”

戈福江是河南大学1935年的毕业生,他有知识、有学问、有实干精神、有组织能力,更可贵的是他有公义、有道德、有情怀、有担当,在他身上高度体现了河大人“明德新民,止于至善”的校训精神,是我们每个“河大人”学习的榜样。

我是1967年毕业的河大学生,与戈先生相隔32年。我入学时,正值河南大学的低谷期:母校由河南大学消瘦为河南师范学院、继而开封师范学院;不久文革开始,母校经受着血与火的熬炼。

那时戈先生还健在,正在为他的事业、为海峡对岸的中华民族同胞的福祉呕心沥血、艰苦奋斗。由于政治的悬崖峭壁的隔绝,我们长期不知道我们的这位大学长的讯息。于我有幸的是,1995年在威海举办的一次两岸生态文学交流会上,我曾与齐邦媛先生有数日相处。后来看到她的《巨流河》的出版,就格外感到亲切。待读到她书中关于“河南大学校友会创会会长戈福江”这一节文字时,作为一个河南大学的后进学子,已经感动得热泪盈眶!

我们以拥有这样的“同学”为至上荣耀。

如今,我们又迎来河南大学建校105周年的喜庆日子。相对于母校而言,戈先生与我们,都是“一母所生”。就学问而言,是一灯续香火;就亲情而言,是一脉连血肉。

如何庆贺母校的生日?

在母校成千上万的莘莘学子中,不可能让每个人都像大学长戈福江那样,为国为民做出巨大的业绩。你或许做了省长,做了董事长,你或许只是一位中学教师、一个小职员,岗位尽管不同,但只要是认真做人,做一个正直、厚道、内蕴丰富的人;努力做事,踏踏实实地做好自己应该做的事,在有限的生命中不断地完善自己,那就是“明德新民、止于至善”,就无愧于母校的忠实子女。

在庆祝母校105诞辰之际,薛声韵兄决计筹办一场大规模的校友书画作品展,并出版书画册,他希望以这种“艺术”的方式向母校致敬。经年余的精心筹划、奔走呼号、全力运作,终于聚集了上百位校友,凝聚成这份生日礼物。

声韵兄嘱我为书画册作序,我遂想起身体力行河大校训精神的校友戈福江先生,写下这篇小文。笔拙词浅,言不尽意,深以为歉。

2017年8月,于郑州紫荆山南(鲁枢元,文艺评论家、我校校友)

录入时间:2017-10-01[打印此文] [关闭窗口]

热点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