争奈车轻马快-河南大学新闻网

您现在的位置: 河大新闻网  >>  原创美文  >> 正文 选择字号【

争奈车轻马快

【新闻作者:黄肖肖  来自: 河南大学报  已访问: 责任编辑:万合利 】

车轻马快,离散总是匆匆。

进入大学之前,一直觉得时间是很慢的,一直期盼着自己快点长大。却不曾想,原来长大可能就是一瞬间的事情,在你猝不及防地认识到时光匆匆的那一刻,你可能就长大了。

大一大二的时候,看着学长学姐们穿着学士服、民国装穿梭在校园里拍毕业照,觉得它离我很遥远,我还有很多时间。殊不知,转眼之间,我已经是最后一年的“看客”。明年今日,说再见的,就是我们了。

我追随着学长学姐们的脚步,将校园仔仔细细地走了一遍,她的每一处都是风景,所有的故事,都与她有关。

东门城墙上已经开满了花。每一次从东门走过,心里总是有一种自豪感,我们倚着城墙根,从城墙底下走过,古老的的城墙,明艳的凌霄,请再多看她几眼,不管是阳光下的灿然盛放,还是雨天里的落红点点。

东辰和西月,像两个相依的恋人,东辰高大,西月温婉。东辰路上的绿荫已经可以将阳光遮遍,树影斑驳,有我们匆匆赶去上课的脚印,也有我们散步归来互相打闹的笑语;西月路旁边的小花园里,虞美人已经褪去了鲜红的颜色,只有花径依然纤细挺直,在茂盛的树叶遮挡下,仔细看,你会发现深处有几株月季,偷偷地开着。在砖红色的十号楼前留个影吧,她那么好看,造型又那么独特。记得刚来到这儿上课的时候,往往被它到处都是的楼梯所迷惑,好几次找不着上课的教室在哪里。

大礼堂应该是毕业季里出镜最多的地方。每一个河大人,心中都装着一个大礼堂。初夏的傍晚,我看过青春洋溢的女孩子们在她面前起舞,粉的面,白的裙,一个转身,衣袂飘飘。深秋的早晨,我看过精神奕奕的爷爷在她面前打太极拳,音乐舒缓,单鞭、云手、高探马,行云流水。我看着拍毕业照的学长学姐,他们有的穿学士服、有的穿民国装、还有的穿着汉服、中山装,青砖灰瓦,飞檐斗阁下的大礼堂,也许和她拍多少张照片也不会觉得多。

时间太瘦,指缝太宽,花开花落是一年。静斋路旁的斋房总是不动声色。有一座斋房是白色的,当它旁边的梨花开了的时候;有一座斋房是红色的,当它墙上的叶子变了的时候。他们不是很高大,却总是有一种令人敬畏的力量,请不要忘记他们,这些默默无闻地伫立在风雨中的守望者。

沿着博雅路一直走,我路过风姿绰约的七号楼,中西合璧的六号楼,还有历经沧桑的留学欧美预备学校的大门,我看见林伯襄校长的身边站了几个穿着民国服的学姐,面对镜头,他的目光依旧谦和而深沉。

在并不算大的校园里兜兜转转,恍然间不知道该往哪里走,尽管我还有很多地方没有走。

是的,即将要说再见的人不是我,可心里依然很失落。每一位学长学姐都曾是学弟学妹,他们也看着他们的学长学姐穿着学士服拍毕业照,可不知不觉,这么快就到了自己,我们亦是如此。时间一直推着我们往前走,有时候甚至跟不上它的脚步,也许剑尚未配妥,转身已是江湖。

也许,很多地方还想再走几趟;很多事情还想再做一遍;很多人,还想再见一面。如果还有机会,那就马不停蹄地去做吧,如果已经没有机会了,那也没关系。我们一生中会碰到很多的不如愿,那就“以目相送”,各自安好。

我们总是不断地遇见、不断地告别,车轻马快,人生离聚如此这般,也恰是这匆匆离散,让我们懂得珍惜,学会成长。(文学院2015级)

录入时间:2018-07-20[打印此文] [关闭窗口]

热点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