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 河大新闻网  >>  媒体河大  >> 正文 选择字号【

《映象网》【我参加高考那一年】⑧多少次梦中,还在那个灼热的六月

【新闻作者:河南大学哲学与公共管理学院 王剑  来自: 2018-06-05 《映象网》  已访问: 责任编辑:王宏宇 】

开栏的话:

  寒窗苦读数十载,只待金榜提名时。

  高考令人关注、难忘,不仅因为它将是人生新阶段的开始,更因为它是“以梦为马,不负韶华”的最美时光。也许结局不一,但这段心有目标、为之努力的日子,终将成为一生的精神财富。

  高考之际,我们征集了不同行业从业者曾经的高考故事,希望这些或有遗憾、或怀感恩、或能带来提醒的人物故事,带给你启迪。

  也许多年后的你,终将明白:高考,考的不只是试题,还是在漫长的煎熬和众多挑战中的坚持。

  学会坦然接受失败和成功,这才是高考和人生。

  多少次梦中,还在那个灼热的六月

  偌大的一中校园,此刻安静得像放了暑假。树上的知了不知疲倦地叫着;教室顶上的吊扇卖力地转着;神情严肃的监考老师,警惕地注视着每一个角落。这是高考的考场。我甩了甩写酸了的手腕,顾不得擦汗,抬头看看墙上的时钟:天哪,只剩半小时了,还有好几道题没做,怎么办啊?又惊又怕,梦醒了。

  一想到那年的六月,我就不由自主联想到《水浒传》里的一首诗:烈日炎炎似火烧,野田禾稻半枯焦;农夫心内如汤煮,公子王孙把扇摇!我不是王孙公子,没有摇扇乘凉休闲的资格,只能把头埋进题海里。我与庄上的种田人一样,把汗水淌在地里,祈求上天给个风调雨顺的好运气,能有个好收成。

  我就读于县城最好的学校——桃源一中。高一那年结束时,我偏科很严重,搞不懂物理化学,好不容易熬到文理分科的时候。

  班主任宣布分班的话音未落,我迅即收拾书包,冲向另一个教室,开始迎战高考。

  高中三年母亲在校内租了房子带我。每晚学习到十二点准时上床,倒床即睡;早晨五点半起床,分毫不差;中午趴在课桌上小睡十分钟。紧张枯燥的生活,人成了一架开动的机器,身不由己,想停都停不下来。考试太频繁,两天一小考,三天一大考,一张接着一张怎么做也做不完的蜡纸油印试卷。

  四月底的时候,我跟班主任说快高考了,我很紧张。班主任回复说,是高考对我的影响太大了。是啊,怎么会不大呢?想起2016年的那些死磕到底的岁月,真的令人难以忘怀。

  凌晨五点多教室里亮起的灯光,夜晚孤灯一盏笔尖刷刷的声响,甚至在睡梦中还在规划第二天要怎样才能做的更好。冬天里一次次的逼迫自己早早的起床写习题,背单词;在心底暗暗的跟自己说只要足够的努力,就一定会有自己想要的结果。三月份压力大的时候,晚自习围着篮球场一圈又一圈的跑,边跑边背古诗,那时候心里想只要一直跑下去,不停止,就能看到希望。

  进了六月之后的时间基本是自由复习阶段,不大集中讲课了,也不用像以前,英语老师来了看英语,政治老师来了看政治,而是自己安排时间,各人结合自己的状况查漏补缺。当然,那个日子也不好过:看英语时想到历史还有个地方不熟练,做数学题时想到地理有个地方不明白……那时候的我数学非常差,一百五十分的满分通常只能拿到七、八十分,担心与一本无缘的自己,在最后一个月的时间里拼命做试卷,做真题,争取弄懂每个知识点,高考前的最后一次模拟考,我数学考了一百零三。

  终于到了考试前三天,学校不再强制统一穿校服了,班上的女生穿了裙子,男生穿了衬衫,和平时大不一样,气氛也开始活泼起来。为了让大家好好休息,原本三节晚自习改成了两节,6月6日晚上,下了自习,不想再看书了,早早躺在床上,平静自己,默想课本。闷热的天气,飞舞的蚊子,在外乘凉的嘈杂人声,睡是睡不着的,就那样躺着,迷糊着,决定人生走向的时刻,总是这样煎熬。

  高考考数学时,前面做得尚顺,到后面时被一道大题难住了,整整10分,很贵的。时间只剩下半小时,很急,脑袋很懵,心跳很快,不停地想:“怎么办?怎么办?要是考不上,家里是不会让我复读的。”反复告诫自己:要冷静,不能慌。赶紧把已经做好的答案检查一遍,保住已有的成果,再集中精力对付那道题。揪心,折腾,再折腾,反复折腾,我感觉好像找到思路了,飞快地写在答题纸上,推导一遍,嗨,有门儿,靠谱。当我快速浏览完整个答卷时,考试结束的铃声响了。走出考场的刹那,我觉得腿在打颤。急急忙忙找人对答案,侥幸侥幸,我碰对了。中午没有一点食欲,整个人被掏空了一样,感到浑身无力,是如释重负后的极度乏力,是度过难关后的庆幸。

  等到第二天,最后一门英语考试终于结束了,班上的同学在教室集合,整个教室都安安静静的,以前那些考完试喜欢咋咋呼呼一会喊一会笑的“坏学生”也乖乖的,拿着红笔对着答案,想着怎么样算才能多得一分。

  我至今都记得,我不大擅长的英语,前面听力部分错了10.5分,但是改错题只得五分。我擅长的政治,错了两个三分的选择。我讨厌的地理,错了两个选择题和最后一道大题的第二问。我喜欢但是一直学不好的数学,前面竟然只错了一道填空题,可我最没有想到的是,我平时最有信心的语文和历史,红笔画的叉满篇乱飞。

  接着班主任发言,然后合照,有女生伏在座位上大哭。我站在教室后门门口,此时一阵风吹过来,我发现整个班级都笼罩在彩霞的余晖里。

  风穿堂而过,天气不冷不热,不知道是谁领先吼了一句“原谅我这一生不羁放纵爱自由”,然后大家用不太标准的粤语合唱《海阔天空》。

  我忽然感觉这种实实在在催人奋进的感觉原来是那么妙不可言,我为这种感受所感动,它不用和任何事情相牵连,它本身已经很美。

录入时间:2018-06-05[打印此文] [关闭窗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