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 河大新闻网  >>  媒体河大  >> 正文 选择字号【

《光明日报》李新功:国际货币体系与制造业自主创新演变

【新闻作者:李新功  来自: 2017-12-12 《光明日报》  已访问: 责任编辑:王宏宇 】

    货币是商品交易发展到一定时期从商品中分离出来的特殊商品,是价值形式发展的结果,也是价值形式的完成形态,体现了商品生产者之间的生产关系。所谓国际货币,就是国家之间进行商品贸易使用的货币。国际货币是国家利益的具体表现,在国际贸易中使用哪个国家货币作为交易货币就会给这个国家带来诸多利益,其他参与国际贸易的国家只能依靠出口贸易换取国际货币,实现该国参与世界贸易的可持续性。国际货币体系是人类进入商品交换发达阶段,由国际社会组织制定并固定形成的各国贸易过程中所使用的货币以及贸易结算等一系列制度和措施。当前的国际货币体系保持了二战之后布雷顿森林体系的基本框架,美元仍是国际贸易的主要结算货币和各国的主要外汇储备。

  英镑从18世纪到二战之前一直是世界贸易的主导货币,其演变过程可以分为三个阶段。第一阶段是17世纪末到18世纪末,英国在葡萄牙、西班牙、荷兰等经济强国的夹缝中逆势崛起。第二阶段是19世纪初到第一次世界大战前,英镑成为国际贸易结算的主要货币。事实上,英国早在17世纪中后期就进行了“金融革命”,国内的信贷工具、国债制度、银行网络相继产生,苏格兰银行开始行使中央银行的职能。18世纪60年代初期,英国通过工业革命建立了自己的强大工业体系。英镑在世界各国的分布使用与制造业的产品贸易同步进行,依靠强大的工业体系和英镑的国际化,英国演变成了当时的“世界工厂”,对外贸易得到更有力拓展。19世纪中叶,英国工业化进程进一步深化,由一个以手工业为主的国家,跃升为以机器生产为主的工业化国家。到19世纪末,英国获得了世界贸易结算中的英镑货币使用权,由此主宰了世界金融市场,也成了世界金融强国,伦敦也成了世界的金融中心。与此同时,英国处于世界核心地位,成为世界上第一个制造业强国,

  美元正式成为国际货币主导货币是二战之后的布雷顿森林会议上达成的协议,但美元作为世界贸易结算货币在二战前已成为事实。早在第一次世界大战之前,美国的制造业产量已经赶超了英国,美元在世界范围内的使用越来越多,最终演变到世界各国与美国的贸易数量大于英国时,用美元贸易结算的数量逐渐大于用英镑贸易结算数量,美元替代英镑也就成了必然。20世纪40年代中期,美国和英国的经济地位发生了明显逆转。20世纪60年代到70年代,美国出于经济和政治等方面的考虑,在确立美元金本位制度下,为了积极稳定美元的国际地位,先后向西德、日本、韩国、中国台湾和香港地区大量输出美元资本和装备制造业设备等,不仅稳定了美元在这些国家和地区的国际地位,而且带动了这些国家和地区制造业的迅速发展。到20世纪的80年代到90年代,美国制造业达到了前所未有的辉煌。

  从英国和美国在本国的主权货币逐渐演变成了国际货币体系的主导货币的同时,成为世界制造业强国这一事实,笔者认为,国家主权货币能够成为国际货币体系中主导货币是与该国制造业能够不断实现自主创新并由此而强盛分不开的。反观德国、日本以及法国,他们都是世界上发达的工业化国家,但他们的货币都没有像美元那样成为国际货币体系下的主导货币,并且都没能成为超过美国的制造业强国。

  20世纪70年代以来,以美国为主要代表的跨国公司,利用本国企业的垄断优势以及制造业转型升级的特殊节点,形成制造业转移的趋势。当时的中国正在进行改革开放,中国把握和利用了发达国家制造业转型升级的契机,近40年来在制造业领域取得了举世瞩目的成就,建成了门类齐全、独立完整的现代工业体系和国民经济体系,中国逐步演变成了制造业大国。然而,与中国制造业大国地位不相称的是:近40年改革开放带来的经济增长,主要靠长期“高投入、高消耗”的粗放式生产,长期承接制造业转移技术,成为我国扩大制造业生产规模的主要手段,这使得本国制造业难以开展自主创新,导致制造业产业升级陷入困境。

  国际货币体系对中国制造业技术创新的影响机制可以归结为:国际货币体系通过汇率变化弱化中国外汇积累的财富效应,弱化企业研发投资;国际货币体系导致的金融依附驱使中国大量出口低端制造业产品换取外汇储备,造成自主创新滞后;国际货币体系扭曲了中国要素市场,形成过度开发资源性产品出口,同时,资源开采设备要依靠进口,长期形成装备制造业技术陷阱。因此,中国制造业由大到强的演变,必须在国际制造业中心转移的背景下,坚持人民币国际化和制造业自主创新并行发展的理念。此外,还需要在这一理念的指引下,并行推进“一带一路”和人民币国际化双向目标发展。推进“一带一路”建设,是一个生产和金融并进的过程。沿线国家基础设施滞后的主要原因在于融资的困难,中国不仅有大量能够满足基础设施建设的商品,还构建了可以提供人民币信贷的金融机构,这就从根本上解决了“一带一路”发展瓶颈问题。“一带一路”背景下的人民币国际化,是要建立沿线国家离岸人民币市场。离岸市场建设可以帮助人民币债券的发行和开辟人民币投融资渠道,形成人民币离岸债券基本收益模式,尽快构筑沿线国家人民币基准定价基础,拓宽“一带一路”沿线国家使用人民币渠道。通过建设离岸人民币统一投资清算体系,从而更为方便沿线国家对人民币的使用。 

    媒体链接:http://epaper.gmw.cn/gmrb/html/2017-12/12/nw.D110000gmrb_20171212_3-15.htm

(作者:李新功,系河南大学商学院教授)摘自光明日报(2017年12月12日理论版)


录入时间:2018-01-04[打印此文] [关闭窗口]

热点新闻